圣战,终焉

Posted by Heart7 on 18.2009 圣战~The Holy War~   3 comments   0 trackback

                      圣战,终焉
“哥哥耕种土地,弟弟放牧羊群。斗争的历史,就从这里开始……”(注1)

战争已经持续了整整三天。又到了一天的黄昏。

原本只是一场奇袭,但是因为攻击方预料的失策,很快变成了一场血腥而势均力敌的厮杀。双方都损失惨重。而此时,这场血腥的舞会已经临近尾声。双方军队的高层都已基本撤走,只剩下一群不知已被抛弃的士兵。而双方此时也偃旗息鼓,这片旷野三天来第一次如此安静。

天上的云开始翻滚、堆积。残酷地笼罩着这片旷野。这里早已血流成河。而此时血液也已逐渐干涸,在这几天几夜里逐渐被大地吸收干净,只在地面上留下不祥的红黑色痕迹。这或许也是冥冥中某种宿命的回归罢。
或许只用横尸遍野已经无法形容这一幕惨象。随处可见的尸体,以及啄食着腐肉的秃鹫,天空中不祥地盘旋着的黑色的鸟类和堆积的云层投下诡异的阴影,西边喋血的残阳给这样的世界带来的最后一抹鲜红,不知何时这一切已浑然一体,脱胎成了一幕残酷却艳美的风景,无数生命的流逝换来的壮阔波澜。

他蹒跚地走在这样的战场上,他的脑子里还回想着出征前齐唱的战歌、以及前两天战场上震天的杀声。无数的盔甲充满杀意的脚步铿然跺响,天地都为之震颤。那一套套盔甲挥舞着兵器,每一刀都拼劲全身的气力,目的只有一个——致对方于死地。被造出来的利刃相互碰撞,各种金属的铿锵、夹杂着嘶喊与惨叫。回响在这广阔的旷野,那是已经失却了灵魂的魔兽的嘶吼与呻吟。
他一手撑着一把折断的长矛,一瘸一拐地在战场上巡视。他四处张望着——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他脚下踩踏着一具具残缺的尸体,头颅早已不知去向。他还记得他第一次参加战争的时候,曾小心翼翼地避免不要踩到这些尸体。但现在他已经不会管那么多了,这些已经不再是一个个人类,只是尸体而已,他们没有生命了,踩踏又有什么关系呢?是的,无论怎样,他们已经无关紧要了。

——这里……没有……

“第一次很难下手,之后就简单了……”他还记得他还是一名新兵的时候,他的前辈这么告诉他。是的,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他害怕得要命,当他挥刀结果第一条性命的时候,他清楚地听到了——起码他这么么相信着——自己的灵魂破碎的声音。他至今仍清晰地记得那种感觉,是的,灵魂破碎的感觉甚过一切痛苦,那绝不是肉体那幼稚的痛感所能比拟的。那一刻他甚至感觉他自己在坠落,而神圣的彼得(注2)矗立在天堂的门口,残酷而漠然地俯视着他。
那时他几乎每天都会虔诚地做祷告,向上帝忏悔他的罪过。虽然他一直被告知他的敌人是可耻的异教徒,是罪当万死的,他是在替神行道。但他却始终无法得到宽慰,他不停地在自己心里刻下忏悔的十字架。

——这里……也没有……

但那只是最初的时候。渐渐地,他发现那种灵魂的痛楚渐渐消失了。他不再有罪恶感,他不再会杀戮而心痛。他冷漠地看着面前的敌人颓然倒下,任凭他的血溅到自己的身上、脸上。他甚至开始觉得那种血液喷薄而出的景象给他带来无尽的快感——他也不知道是因为嗜血还是只有此刻能体会到生命的存在,但是那快感是无可比拟的,更何况更多的杀戮意味着更多的报酬,意味着一家人的生计。然后他会迅速地割下敌人的首级——那是邀功请赏的证明。
是的,后来那灵魂的痛楚,再也没有过。

——一定……一定要找到……

有一次,他们小队在战争中全灭,而他也在战斗中受了伤,只能勉强撑着木棍行走。于是他一瘸一拐独自一人向回走去。那是在生死边缘行走的一段路程,哪怕遇到一个最弱的敌兵,甚至只是一头野兽,或者是一只突然对他感兴趣的秃鹫,都能致他于死地。他提心吊胆地走着,他要活下去……活下去……因为还有人在……
但是突然他的面前不知从哪跑出了一个孩子,他看见了他,他也看见了他。他们显然都受到了惊吓,那个孩子被他的摸样吓得呆立在原地,而神经高度紧张地他在不足一秒的停滞后想都没想就迅速做出了反应——拼命使出气力挥刀杀死了那个可怜的男孩。随后他甚至条件反射地割下了男孩的头颅,而当他反应过来他在做什么的时候,他只是自嘲般地笑了笑,随后把那只头颅扔到了一边。
然后他明白了,并不是他的灵魂不再伤痛。而是……他已经失去了灵魂。

——会在……那里么……那里呢……还有……

当他明白这一点的时候,他甚至没有了惊讶,也没有了恐惧。他几乎是极其平静地接受了这一事实,甚至有些自嘲地笑了起来。那之后他再也没做过祷告,再也没去过礼拜堂。对于那些被渲染为圣战的战役,和被说成是异教徒的敌人,他再也没在意过。他常常冷漠地看着他的后辈在那一声声被美化的正义战争宣言里热血沸腾,不以为然。
因为他明白,敌人是谁,目的是什么,与他完全无关。他只是那些人利用的战斗机器,对于那些大人物,他的价值只是上战场、然后杀戮,便足矣。他只是一套盔甲罢了。

——啊!在那里!那里有……!
他突然仿佛变成了一个圣诞节早晨的小孩,看到了期待了一年的圣诞礼物一般,甚至忘记了伤痛,扔下了充当拐杖的长矛,径直冲了过去——似乎害怕再不快点它就会消失,或者被别人占有……
他冲到了他要找的东西面前,抑不住狂喜的战栗,他慢慢地跪在了那东西的旁边,像是看着初恋的情人一般欢喜而深情地看着它。

那是一具还没有被割去头颅的尸体。

他颤抖着双手,拔出了随身携带的匕首,慢慢地、慢慢地割断了那已经开始腐烂的脖颈,似乎在享受、品味这一刻,这似乎充满成就和幸福的一刻。
“这样……这样我的家人……我的女儿……我那可爱的女儿就……”他禁不住兴奋而语无伦次地自语着。
终于,最后连着的皮肉也被割断了。随后他用手用力地拗断了那尸体的颈椎骨,便把那颗他收获的头颅完全提在手上了。
他端详着他的战利品。那头颅的面容早已血肉模糊,鼻子也已经被削了下来,耳朵也残缺了一只,狰狞恶心之极。但此时这对他来说便是最美的艺术品……他似乎从这狰狞的脸孔里看到了一个月的面包,一家人的温暖,以及他女儿的笑脸……
终于……他的一家的食物、衣服……他的女儿……

终于……

突然,他感到后颈上一凉,顿时浑身便没有了力气。他感到自己飞了起来,跃到空中,在空中滑翔着。一秒后他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用尽最后的气力努力想看清那个对他下手的人,但他失败了。他只听到隐约的一句:“下地狱去吧……可鄙的异教徒……”

他的头颅掉到地上的时候眼睛是向上的。在最后的时刻他似乎在上方乌云密布的天空里,却似乎是看到了一只狞笑着的深红色的恶魔。它俯身注视着他的双眼,似乎嘲笑着他的自食恶果。(注3)
随后他察觉到有个人来到他——准确地说是他的头颅——的跟前,挡住了他的视线。随后他似乎隐约感觉到一只手把他提了起来。但他太累了……于是他渐渐闭起了双眼……

在他脑海里闪过的最后一个念头。
“这场圣战……终于,结束了……”

Heart7
08.8.28


注1:该句为Sound Horizon的《聖戦のイベリア》这一专辑里的第一首歌《争いの系譜》的歌词。
注2:指基督教、天主教里看守天堂大门的圣彼得。
注3:指伊斯兰教里的恶魔Shaytān,或者指基督教的Satan。深红的颜色参照了Sound Horizon的《聖戦のイベリア》里的设定。

感觉不错~
有些描绘可以更深刻~
2009.01.19 00:04 | URL | 夏芽 #- [edit]
不错哦!
只是最后的结局不太让人惊异,觉得很平常。
如果结局改得类似于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这样更好一些。
这样本文的意义也会更加深远了!!
加油啊!!
2009.02.02 09:30 | URL | #ChE#rIsH# #- [edit]
不知道为什么……我喜欢这个:
——这里……没有……
——这里……也没有……
——一定……一定要找到……
—会在……那里么……那里呢……还有……
——啊!在那里!那里有……!
终于……

哎呀~我好中意呀呀呀呀呀~~~
2009.03.23 23:55 | URL | Holly #- [edit]

  • password
  •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URL:http://heart7wings.blog126.fc2blog.us/tb.php/2-f1647a61

自我介绍

Heart7

Author:Heart7
笔名:Heart7
昵称:花花
锐意创作中,压力好大……

最新引用

留言板

QR Code

QR

搜寻栏

加为好友

FC2计数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