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

Posted by Heart7 on 12.2010 心绪   2 comments   0 trackback
之前有一天,收到了一个人的短信,说某某某竟然考上了北影的导演系。他随后加上了个不可思议,用来表示对这件事情的震惊。

因为过了很久才看到,同时因为换了手机不认识那个号码,也就没有回复。但其实心里非常想问回去,究竟是什么不可思议。

记得很小的时候,所有的大人都喜欢问小孩一个问题,将来想做什么。当时还是小学生甚至根本没有上学的我们奶声奶气地做出形形色色的回答。“科学家。”“演员。”“大明星。”自然还有许多童言无忌而显得可笑的,“厨师,因为可以吃许多好吃的。”“售票员,因为不用买票。”

我还记得我那时回答的两个答案。侦探。魔术师。

等到后来,上了初中,上了高中的时候,这个问题微妙地改变了。大人们,包括我们自己都将这个问题改成了:你想考到哪儿?大家回答这个问题比当年还要利索。“复旦。”“交大。”“清华。”

然而我还是喜欢问,以后想要做什么。可是得到的答复却都变成了含蓄的一笑,“还没怎么想好。”或者再加上一句,“不过我想进某某大学。”

而到我们如今已经进了大学,进了如愿的或不如意的专业,再也没有办法通过回答“考到哪儿”来逃避“想做什么”这一问题的时候,我们都有些不知所措,四年后我们会在哪儿?没有人知道,然后再用一句“找到工作很好了”来逃避,把新的目标简单地定义为“就业”。
于是当好不容易看见一个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并且孜孜不倦地朝那个方向努力的人的时候,我们对他们的评价,就变成了“不可思议”。如果问为什么不可思议,想必得到的回答八成是:“读这个专业将来出来怎么就业?”

我想这真是个笑话,就像两个人要去旅游,一个人从一开始就决定了要去法国,于是买了张机票,另一个人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看买春运火车票的人多就随大流随便买了张火车票,然后还要嘲笑去法国的那个人,有火车不坐还花那么多钱坐飞机,有病吧你。

昨天在读者上看到一篇文章,说日本有一个人,当年带着简单的换洗衣服、一辆自行车和160日元就说要去环游日本再环游世界。所有的人都嘲笑他,但他依旧做了,靠沿途表演魔术为生,已经旅行了8年,目前已经游了37国,到达了瑞士。

他说,他还有再游五年,然后回到日本,写一本关于环游世界的畅销书。

文末作者说,他只是比常人有更多的梦想,并且去做了。我们很多人的梦想,就像画一样被挂在墙上。就像我,总是说要去看看大海,至今未能成行。

文章的题目就叫,我的大海挂在墙上。

我记得高一的时候,我们班的后墙上,黑板的上面,一大块地方,交给了我们全班的每一个人,每一个人把自己的梦想写下来,挂在上面。

我记得我们写的时候互相吵吵闹闹,说说笑笑,然后或一本正经或像玩笑一样写下了自己的梦想。

我记得有人说,要开一家糕点店。有人说,要成为第一位F1中国车手,击败舒马赫。还有人说,要做一个吟游诗人。

当时每次回头看到那面贴满了梦想的墙,总会觉得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像是我们精神的桃源乡,或是梦的流放地。

那里有我们所有不被所谓的现实允许的,太过理想,太过浪漫,不切实际的梦想。

我已经不记得自己写了什么。因为在刚开始的时候,还会去寻找哪个是自己写下的,寻找那一份属于自己的亲切。而到后来,已经不再去关注,无论哪个看起来都是一样亲切,也无论哪个看起来都是一样陌生。

好像哪一个都是属于自己的。但却无论哪一个,都不是属于自己的。

于是只能把头转回前方,继续面对面前成堆的习题,和挡在前面的高考。

后来这面墙被勒令清理了。据说是因为政教处说乱贴东西不文明,不利于班风建设。我至今不能理解他们的逻辑。



再说说自己吧。

我曾不止一次地跟别人说起,我有这样一个梦想。

我要做一个说故事的人。我要构筑一个世界,向所有人讲述故事,向世界传达我的所思所想。

我不是想做一个作家,我要成立一个社团,聚集所有和我志同道合的人,我希望我们利用我们各自的才能,互相合作,构筑属于我们的世界,去表现,去传达。

我希望构建出这样一个由众多人的思想和才能组成的,有着无限可能性的团体,或者说,世界。

我甚至给这样一个团体起了一个名字。R.O.T.A.

而在下了这样一个决心已然快要一年的如今,我仍一事无成。

高三的时候,我以现在要注重学习的理由来麻痹自己。而在大学了的如今,却依旧被太多太多的校园活动分散了精力。

而又或许,我只是至今不愿去做,想要逃避实现这个梦想所面对的困难重重,感到不安,感到无力,仅此而已。

当时招来的一个画手,她如今已在《漫友》打出了一番天地。她那一天如是对我说:

你的豪言壮志呢?我的目标可都是要实现了。那你呢?

我无地自容。而后无力地回答,其实我也一直在做,虽然收效甚微。但我没有放弃。

她回答,完全没有看出来。

我不安。我害怕。我担心在时间的磨洗后,到哪一天我真的不得不成为了一个失去了梦想的人,一个忘却了曾经的豪言壮志,沸腾的热血的人,一个为了就业而疲于奔命的人。

排演的话剧《有雷无雨》里,我所饰演的导演说自己是个失败的导演,在现实的面前他无法排出一部话剧。

我不安。我害怕。我担心我会成为一个更为差劲的人。还未被现实击倒,就自行低头。

我不安。我害怕。我担心我会越来越懦弱。

我不安。我害怕。我担心我最终亦是将自己的梦想挂在了墙上。



我在动笔的时候在想给这篇日志起什么题目。最早想用“彷徨”,但我并不彷徨。我想我知道我要做什么,能做什么,该做什么。

只是不安。不安我无论选择了什么,都必然面临的失去。

只是不安。不安我是否会在犹豫不决中一事无成。

只是不安。不安面前的艰难险阻,困难重重。

只是不安。不安那些或许付出努力,都无法实现的成功。

只是不安。不安自己到底是否有我所认为,我所希望的才能。

只是不安。不安自己在别人眼中是什么模样,会有怎样的评价。



只是不安。不安自己到底是否曾,是否会作出正确的选择。

只是不安。不安自己到底是否,拥有着正确的梦想。



我想我只是在不停地不安。因为这样的不安而疯狂地伸出手去,试图去抓住看到的所有,到头来却全是一场空。

我只是在不停地不安。在这样的焦虑中不停地自信和自卑,不停地寻找新的避难所,不停地制造着新的目标和梦想。到头来连真正想要的都已忘却。

我只是在不停地不安。在这样的不安里,虚度了19年春秋寒暑。

对自我的肯定从未摆脱另一面对自我的怀疑。



我想我不需要建议。我不需要安慰。也不需要言辞激烈的批评或是激将。

我很清楚我有什么缺点,犯了什么错误,该如何去做。

我只是想说而已。想把我最羞耻的不安统统吐出来扔出来甩出来。

我多希望就此告别他们,远离他们,然后大步地像我希冀的未来走去。

但我恐怕还是要将它们吞回去。这很不好受。试着想象将你的呕吐物吞回去,更何况里面还掺着针。

有人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或许这该死的不安就是我要背负一生的,该杀千刀的性格了。

还有人说,性格决定命运。

我要说,去他娘的。



我恨这性格,所以我绝对不能被这操蛋的性格整死。

这种别扭的好胜心好像也是我的性格。

我不太信星座,但是我这性格真他妈的符合狮子座+处女座。

真他妈的好笑。



我笑不出来。

我快哭了。



P.S.我刚刚去考证了一下发给我那条短信的号码,发现是何心怡小盆友的= =以我对该小盆友的了解,她发这信息的动机绝对不是我文中揣测的那样,故将她的信息改了一下,就当做是另一个人发的吧。也只是从这件事引出下面的感慨而已,这件事本身或许也不那么重要了吧。

并且,在此郑重向何心怡小童鞋道歉= =

- -
梦想什么的,也许会随年龄改变,不过倒并不一定是坏事
2010.01.16 22:13 | URL | 上弦月 #- [edit]


我记得在<新概念>里看过一篇文章,里面有句话是这样说的:
“梦想就是因为没有实现而有价值”
我愣了一下 然后忍不住爆了一串粗口。


梦想这个话题, 总是让我矛盾不已
一方面,我想写精美的文字画华丽的图片,传输我的思想;另一方面,我想不计代价的赚最多的钱,给父母最富裕的生活。
两个都是我的梦想, 偏偏确是南辕北辙



你清楚自己想干什么, 真的让我好羡慕


你的社团我记得去年似乎就听见你念叨。
让我告诉你:你是有能力的,你只是不愿意花费大量气力去打造它。一年,三年,更多的年份,如果你愿意。
你一定可以成功的,只要你愿意做。
2010.03.20 14:24 | URL | 宝宝 #- [edit]

  • password
  •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URL:http://heart7wings.blog126.fc2blog.us/tb.php/31-2bf23579

自我介绍

Heart7

Author:Heart7
笔名:Heart7
昵称:花花
锐意创作中,压力好大……

最新引用

留言板

QR Code

QR

搜寻栏

加为好友

FC2计数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