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容在哪里

Posted by Heart7 on 10.2010 心绪   1 comments   0 trackback
在校内上看到一篇日志,题为:

我一脚踢飞了一个7岁的小孩,但是我没觉得我做错了.(我真心佩服主人公)
传送门:http://blog.renren.com/blog/241347722/450112572

刚看到题目时,以为又是一篇笑话集锦。看到一半乃至结尾时,我以为楼主是转帖这篇极品事件以表讽刺。
直到我看到评论时,我才震惊了。

没错,震惊。我一定要使用这个如今频频用诸于网络语言和恶搞中的词,因为除了震惊这个词外我没有其他词语可以描述我的感受。

一个大约只有7、8岁的,调皮的孩子犯了一个比较过分的错误——用砖头砸到了作者的腿(请注意:作者根本没说用多大的砖头,多大的力气砸了作者的腿,而且砸的人只是个7、8岁的小孩,可能有多少力气?),而后不认错并有挑衅迹象,其母没有指责反而包庇。叙述至此,错误在于孩子以及其家长,这确实是一个失败的教育的例子。

然后随后作者的做法让我瞠目结舌。

他先是要求道歉,未果,随后竟然:

“只是一步冲过去飞起一脚踢在了他肩膀上,孩子当时划了一个小弧线然后头撞到了墙上之后倒在了地上,没哭一声就晕过去了!”
之后还居然炫耀似的写了附注:

“本人身高178CM,体重90公斤,属于半肌肉型,腿长三尺三,学习过3年跆拳道,没考段位,他妈当时哭喊着扑了过去,社区门前聊天的人也乱成了一团,随后把孩子送到了市里的医院去抢救。”

何为以暴制暴。

我今天终于看到了一个鲜明的例子。而且对象仅仅是一个7、8岁的小孩。

随后便是作者对这件事的“善后”,小孩的家人与他发生多次斗殴,基本上都是因为小孩的家人的挑衅。

包括小孩的家人对作者说出了很多很多挑衅的、威胁的话。

我可以在整件事情的后续概括上完全偏向作者,因为我现在只看到作者单方面的叙述,很多地方我都可以把他的家属描述成胡搅蛮缠,不讲道理。

但我只要明确一件事情就可以了。只因为一个7、8岁的小孩犯了一个比较过分的,且没有造成什么后果的错误,没有对你认错,你给的回报就是把他锁骨踢到粉碎性骨折。

从作者的观点看是“我帮你教训了小子,你们现在看我不爽要讹我。”然后作者基本上将其全家收拾了一番然后买通了司法机构而安然无恙,连精神病证明都开出来了,能耐大得很啊。

作者用暴力搞定了小孩,又用暴力搞定了他的家属,然后用钱和关系搞定了派出所和各种司法行政机构。

这些我都清楚,我都明白。在我们国家现在的情况下,这些我完全可以想象。

但是我不明白的是,他是用什么搞定了舆论,搞定了留言里那么多拥护他,支持他的人们。而且是在这种简直厚颜无耻的直接叙述下。

没有丝毫后悔,没有丝毫羞耻。将这事彻彻底底地当成一种荣耀说出来,而居然有那么多人买他的帐,同意他,赞扬他,甚至羡慕他。想着我怎么没这个能耐这么教训小孩。

我不能理解。完全不能理解。

是不是以暴制暴已经成为了我们崇尚的真理。

我们在网络上人肉搜索,肆无忌惮地谴责那些犯了错误的人们,哪怕可能自己也并不比他们高尚多少。我们找到他们的资料,找到他们的联系方式,找到他们的地址,我们向蟑螂一样倾向他们的个人生活,用可怕的舆论将他们逼至绝境。

仔细一想,我们早就习惯了这样的以暴制暴。

我记得前段时间跟朋友讨论一件同样是针对未成年人的人肉搜索事件时,有人告诉我,犯了错误就该受罚,这很好。舆论可以去监管那些司法无法监管到的地方,这就是舆论的长处。

但是犯了错误受到的惩罚是什么目的?是对他的报复?不是,是让他认识到错误,并改正。退一步讲,犯下错误就是该为了受罚而受罚,那么他应该受到多少惩罚?一个16岁的女孩应该为了掀了陌生人的裙子而受到全网络的人毫不留情的围攻,被搅乱她所有的生活,毁掉前程和未来么?在一个食肉的社会里,一个虐猫的人应该为此而跳楼自杀以谢罪么?一个用砖头砸了人腿的7、8岁小孩,值得付出被一脚踢碎锁骨,刻下深深阴影的代价么?

舆论就一定是正确的么?当一个舆论会不计后果地去谴责一个未成年人,而丝毫不考虑TA身处的环境,对TA的影响和TA的未来,我们还能顺从这个舆论么?当一个舆论将一个犯下本只应受到谴责和适当惩罚的人一味地向死路上逼,并最终让TA跳楼自杀时,我们还能拍着胸脯说这个舆论可以监管社会上司法触及不到的地方么?

我们,也就是这个舆论的大多数,都认为可以。

我们曾经将这种以暴制暴的手段,当成宣泄的途径,我们对着一个触及不到的人疯狂的指责、辱骂。我们真的只是看不惯他们的行为么?恐怕不是吧,我们中的很多人怕只是通过谴责这些人,来显示自己的清高,填补自己道德感和良心的空虚。

我们曾经将这种以暴制暴的手段,当成正义。我们在心里告诉自己,我们什么也没有做,我们不过是在一个虚拟的世界,带着面具说了几句话而已。那些做了坏事的人,得到这点惩罚,罪有应得。

于是终于到了今天,我们真正看到用流血的暴力去对付暴力时,我们居然习以为常,我们居然把它也当成正义。哪怕这所谓的正义踢碎了一个年仅7岁的,仅仅是法定的最低有承担民事刑事责任能力的年龄的一半的生命的锁骨。

“可怜的人必有可恨之处。”不知从何时开始,我们已经把这句话当成我们去裁决弱者时的一句座右铭。

当每一个被人肉的人被小部分舆论同情时,大部分舆论立刻用这句话把它压倒。尤其当犯错的人本身是一个弱者时,这句话尤其适用,立刻就能够湮灭一切同情的呼声。

于是这句话被不停地放大,从“可怜的人必有可恨之处”渐渐地变成“可怜的人往往可恨”,然后终于变成了“可怜的人必可恨”。

宽容在哪里。

今天看锵锵三人行,里面说日本崇尚一个神,世間樣,是社会集体意识。主持人说在中国近几年也有这个趋势,而在日本极为严重。

我看则不然,如若说日本崇尚这个到了崇尚宗教的地步的话,那么中国很多时候已经到了宗教狂热的地步了。

违背舆论的时候,哪怕被暴力制裁也是活该。一个犯了错误的人,哪怕只是一个调皮的孩子,被殴打也是“大快人心”。哪怕只是一个不懂事的没有家教的少女,也活该被全网络的人用最肮脏的语言唾骂,搜出资料,爆出照片。

这就是我们现今的舆论。

如果说我们现如今的司法机构已经无法行使其职能,会颠倒黑白的话,我们的舆论就是已经回归到了最野蛮的状态。

我们的舆论崇尚的是暴力,我认为你错,你就该受到最严厉的惩罚,你甚至没有改错的机会,就算改错,也是在强大的暴力面前,通过恐惧来改正。没有人会为你说话,没有人敢为你说话,因为没有人敢违抗舆论,一旦违抗,难保不会成为下一个牺牲品。

眼熟么?似曾相识吧?当年的法西斯也不过如此,被我们自己批判得狗血淋头的杨永信也不过如此。

宽容在哪里。

另一方面,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们现在对孩子和未成年人的仇恨达到了一个巅峰。而且这些仇恨他们的人,恰恰就是刚刚从未成年走出来的,甚至本身就是未成年的人。

任何一个孩子犯错,立刻就会被冠上“XX后”的头衔被拿来说事儿。

孩子如此可恨么?还是现在的孩子比以前要差要坏呢?

但是仔细想想,我们哪一个人小时候没做过荒唐事儿?7、8岁的时候,才刚刚上小学,知道什么?用砖头砸了别人这种事情,我相信有半数的人小时候都犯过比这严重的错误。我自己小时候也犯过很严重的错误,调皮,对着一个人放烟花,我当时也根本不知道后果。这些是因为年代的关系吗?

青春期我们谁没做过荒唐事儿?只不过可能我们当时做的没说给外人知道,没人来说,要是放在现在,谁发个神经把我们每个人的那些事儿都发网上了,保准搜索的人都得给活活累死。

很多人都说现在这代教育存在很大问题。就说这个个案里的小孩,都说他家庭里教育太失败,哪怕他的家人就像作者一面之词所说的那么恶劣(其实哪怕就如他的一面之词,自家孩子被如此踢碎了锁骨,他们的反应我也基本可以理解),那这是那个孩子的错么?那个孩子需要为此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然后被刻上可能会背负一生的心理阴影么?

如果谁想拿13岁少年强奸的那事儿来说事儿,我在这里就反驳,别拿这种极端现象当普遍真理。

我们现在给未成年人的宽容在哪里。就因为一个先入为主的“90后”观念,我们就将犯错的未成年人统统打入无药可医的“脑残”的行列。

宽容在哪里。

爱在哪里。

我想,那些不懂得宽容未成年人的人,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成年人,他本身心智上就是个未成年的孩子。用我这个圈子的说法,就是“中二病”。

请列位好好想想,当年自己的家长、老师、长辈,在自己犯了错误时是如何教育自己的,再想想如何去对待这些犯错的未成年人。

如果得到的答案是,当年自己的长辈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话,我只能说你是个太过悲哀的人。

各位在口口声声地说着“可怜的人必有可恨之处”时,有没有反过来想过,“可恨的人必有可怜之处”?甚至只是重新去想想可怜的人在可恨之处以外的,绝大部分可怜之处?

还记得之前有人跟我说,法律保护未成年人是因为未成年人是弱者,而当未成年人成为加害者时,真正的弱者就应该是受害者。

且不论这个逻辑究竟是否正确,当这些未成年人身为一个弱者被肆无忌惮地惩罚和谴责时,他无疑既是个弱者,又是个受害者。

我不讳言我是个喜欢日本动漫的人,然而日本动漫里一直在宣传一个理念“力量是为了保护”,“保护弱者”,“爱”。他们所宣扬的正义就是保护和真爱。

我不想去谈论这个民族过去都做了些什么,但是他们现在告诉他们的下一代,真正的正义是保护,是爱,单纯的力量无法创造未来。

而我们现在告诉我们的下一代,当你犯了错误,就会有暴力来惩罚你,以暴制暴是正义,是这个世界的真理。

未来会怎样,我甚至不敢想象。

我不想谈论过多的政事,诚然,现在的这些舆论,以及这些通过舆论和暴力解决问题的方式,确实政治相关的很多东西要负很大的责任,很多时候司法无法主持正义。

但是,内因决定外因,我们自身一定存在问题。很多我们的错误都是和现今的制度问题没有关系的。很多时候我们说什么去主持正义,监管司法无法监管的地方,只不过是我们自己找的一个借口而已。

监管?正义?惩罚?别开玩笑了。只是发泄罢了。我们将自己受到的不公发泄到那些可怜的众矢之的身上,用暴力树立起自己伪善的丰碑。只不过那暴力或许只是语言上的。但那同样是暴力。

昨天舆论可以让网络上的所有人用精神暴力去谴责去人肉去谩骂去围攻。今天舆论可以为一个人踢碎小男孩的锁骨叫好。

或许明天,就在明天,舆论就可以让人去杀死别人,就可以让我们的身边充满暴力,充满血腥,让我们的社会变成一个通过舆论强权统治的社会。

我不想通过这长篇的牢骚去改变什么。大半夜的拖着极其疲惫困倦的身子也写不出什么漂亮的文章,无懈可击的雄辩。

觉得被我指到,觉得我是SB的人也没必要来跟我较劲。

因为我和你们也只是一丘之貉。也只是发泄罢了。

只是因为我不满,只是因为我想说。

我只想说,
我同你的观点完全一致

可惜的是 目前而言,
舆论就是扩大权利的工具
而正义本身就是非正义的

2010.03.20 13:59 | URL | 宝宝 #- [edit]

  • password
  •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URL:http://heart7wings.blog126.fc2blog.us/tb.php/35-31c65894

自我介绍

Heart7

Author:Heart7
笔名:Heart7
昵称:花花
锐意创作中,压力好大……

最新引用

留言板

QR Code

QR

搜寻栏

加为好友

FC2计数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