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上眼睛

Posted by Heart7 on 14.2010 欠片   0 comments   0 trackback
你相信自己的记忆吗?

李诀站在一具尸体前,周围是一片血泊,死人失去焦点的眼睛死死地瞪着他。他颤抖的手上拿着还微微发热的手枪,大口地喘息着。

是的,李诀一直对自己的记忆非常有信心,但他此刻无论如何也记不起来倒在那里的是谁,是不是自己开了枪,杀了他,自己又为什么要杀他。他不记得,什么都不记得。

他在原地呆立了好久,才惨叫一声丢掉了手中可能是凶器的东西。

“天啊,我到底做了什么!”他瘫坐在地上。他不记得自己究竟做了什么,但在如此的情境中,现实只允许他做一种假设,即是他做了不可能被饶恕的事情。

“不,不,不是我,不是我。”他开始渐渐寻求另一种可能性,“一定是哪里弄错了,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定是哪儿弄错了,或许是他自杀的,也有可能凶手把枪塞给我自己跑掉……”

“不,不,不对……”他慢慢趋于平静,“或许一切都不是真的,这是梦吧。对,一定是梦,不然为什么我会不记得……”

他平静下自己的气息,闭上眼睛。然后自己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很疼。

李诀如同落水者拽着稻草一般,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睁开了眼睛。奇迹没有发生,尸体还在那儿,周围一片狼藉。他绝望地瘫软下来。

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该死的,哪怕能想起一点刚刚的事情也……不能从这儿出去,会被人看到。要把尸体处理掉,一定要在有人来之前……

“咚、咚、咚。”响起了敲门声。

李诀一个急转身,死死地看着身后的门,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心宛如灌了铅一般沉了下去。不行,不行,不能让他进来,万一被看到……被看到就……

这时候,门被打开了。

“什么啊,你果然在这里。”是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

李诀条件反射地看向来人的脸。似乎在哪儿见过……但……

这不就是那具尸体的脸吗!

李诀颤抖地举起手指着来人。

“你……你……你……!”

“我什么我,你怎么了啊。”来人一脸奇怪地问。

“你……陈……陈洛……?诶?”

李诀竟然无意识中叫出了来人的名字。他头一阵晕眩。

啊,想起来了,都想起来了。我是李诀,他是陈洛。我们似乎认识,我今天在这里等他。但……

他立马回头,看向尸体所在的地方。

那里什么都没有。

他像是见到妖怪一样,飞速向一边爬去,远远地离开原先尸体的位置和现在的陈洛。

“我明明……我明明看到我把你……把你……把你给……!”他语无伦次地对陈洛说。

“把我怎么了?”陈洛疑惑地问,“做噩梦了?”

梦……?果然都是梦么……?李诀看了看原先尸体所在的地方,确保那儿什么都没有,又转过头去看了看陈洛。

他颤颤巍巍地站起来,用手揉了揉太阳穴,思考了半晌。

刚才那实感,绝对不像是在……

算了。

他决定不再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眼前的现实明显告诉了他真相。他抬起头来有些局促地对陈洛说:

“对不起,大白天睡觉脑子是有点不清楚了。”

……真的是睡了一觉吗?

“我想也是。”陈洛笑笑,没有再追究。

“嗯……”李诀有些犹豫地尝试着开口,“今天找我有什么事?”

“啊?”陈洛瞪大了眼睛,“你在开什么玩笑,还没睡醒吗?不是你约我来的吗,为了那件事情。”

“啊……?哦,哦。”李诀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无论如何不能让陈洛看出自己的反常,所以决定先顺着话题讲下去,说不定就能想起来,“对对,睡糊涂了。”

“真是的。”陈洛还有些狐疑地看着李诀,“事先声明,我可是专程为了你才过来的,你得给我上点儿心,别白白浪费我时间。”

“是,是的。”李诀非常努力地回想,似乎能想到些什么,好像确实是自己约了陈洛,要让他……让他做什么……做什么来着……?

“还有,得请我吃饭啊。”陈洛接着说,“还站着干嘛呀,快点准备啊!”

“哎,哎!”李诀嘴上答应下来,但却又不知道要准备什么,只好一边装作在找东西的样子,一边加倍努力地回忆。

“在找什么?”陈洛又有些起疑。

“呃……”李诀在犹豫要不要坦诚他什么都不记得,但是最后还是决定搪塞过去,“就是……那个。”

“什么!!”陈洛一下子跳了起来,“你连那个都找不到了?!”

“呃……嗯。”

“你怎么能这样!”陈洛一边在房间里快速地踱步,一边数落着李诀,“这么重要的东西你都不保管好!你知不知道那都算是我们这儿最值钱的东西了,而且有多难搞到你知道吗?再想搞到这么真的有多难你知道吗!”

“是……是……对不起……”

“对不起?一句对不起就算了?”陈洛瞪着眼睛,“我告诉你,你一定得找到,必须得找到,今天就得找到!找不到你给我赔十把!”

“是……”

“还愣着干什么!”陈洛几乎已经在吼了,“快给我找啊!!”

李诀此时觉得谎话再也编不圆了,再这样下去说不定还没等自己想起来一切就已经不可收拾了。于是他决定还是老实交代比较好。

“其实……”他慢吞吞地开口。

“什么?”陈洛不耐烦地问道。

“我完全……嗯……完全不记得了,要做什么,还有要……找什么。”李诀下了好大决心说道。

陈洛瞪着眼睛看着李诀,过了好半晌,因为愤怒而有些扭曲的脸竟然挤出一丝笑容。

“跟这儿给我装傻是吧,好,我告诉你。”他似乎是气极了,轻笑着说完这一句后,马上以更可怕的神情咆哮道:

“手枪啊!!”

世界安静了。李诀的大脑里一片空白。

“你要用来杀死我的那把手枪啊!!”

宛如一声轰雷在李诀的大脑里炸开。

杀死……杀死……他。杀死他。

杀死他。

杀死他杀死他杀死他。

他闭上眼睛,像是看到一道闪电划过,短短的一瞬间里一切都被照亮了。

是啊,想起来了,一切都明了了,就是这个。

李诀的脸上浮现出怪异的笑容。

陈洛仿佛还在吼着什么,但他什么都听不见了。

他不知道从哪里,又拿起了之前被扔掉的手枪,指向那个表情由愤怒转为安慰又转为恐惧的人。

“砰!砰!砰!”

他连续开了三枪。

然后一切都结束了。

现在,李诀站在一具尸体前,周围是一片血泊,死人失去焦点的眼睛死死地瞪着他。他颤抖的手上拿着还微微发热的手枪,大口地喘息着。

他在原地呆立了好久,然后惨叫一声丢掉了手中可能是凶器的东西。然后他瘫坐在地上。然后他喃喃自语。

然后他闭上眼睛。

然后,他的身后响起了敲门声。

Heart7
2010.10.14

  • password
  •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URL:http://heart7wings.blog126.fc2blog.us/tb.php/51-36086d73

自我介绍

Heart7

Author:Heart7
笔名:Heart7
昵称:花花
锐意创作中,压力好大……

最新引用

留言板

QR Code

QR

搜寻栏

加为好友

FC2计数器